【普洪】疤

cp/普洪

#不出意外的话我所写的国设普洪都是同一个世界线,总之是可以联系起来看的(。

#好ooc啊,想骂我请私信…

#其他的写最后啦。


〉〉〉〉〉

[伊丽莎白的鼻子上有了一条疤,显眼且丑陋,她倒是以它为战士的骄傲而感到高兴。]

[本大爷怀疑她多少有些羡慕我的伤疤。]

[但是我想她大概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女性的这个事实。]

[不过还好,因为国家的伤疤是会很快消去的。]


不论是谁,基尔伯特发誓会把这个打乱他制定伟大计划的家伙打得满地找牙。


“嘿基尔,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你。”伊丽莎白捂着肚子半蹲着,头发不寻常地披散着,她看上去是非常吃力地抬起头来给基尔伯特露出笑容。


“不,没关系,赶紧进来吧。”


实话实说,基尔伯特有点害怕伊丽莎白现在的样子,就算是整个心脏被刺穿她也没露出那样的痛苦。


颤抖,汗水,有气无力的声音。


伊丽莎白一直把肚子捂着。


基尔伯特想起自己曾看过的书上,女性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咳。既然伊丽莎白都已经到了发育那啥的时候了,那么…


基尔伯特的羞耻心似乎在阻止他想下去。


“喂伊丽莎白,要喝点…哇!”他差点被吓得屁股着地。


“唔,真的很抱歉,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够不到后背,想来想去只有来找你了。”伊丽莎白以为基尔伯特是被自己背上的伤吓到了,事实上基尔伯特的眼睛还没来得及看到它们就被遮挡住了。


“基尔伯特,都是男人吧!有什么好害羞的!”


基尔伯特不敢放下捂着眼睛的手,他不想伊丽莎白这么痛下去,他的羞耻心也还不至于能让他看到一个女性大片的裸露皮肤,同时他又不敢想象伊丽莎白知道真相后有多么失望。


让其他士兵帮她擦药?不可能的,这无意义到他直接排除这个方案。


“伊,伊丽莎白,你只把后背露出来就好,免得着凉。”


“你这脑瓜子偶尔也有点用,也是。”


基尔伯特把刚才的紧张全部吐了出来,幸亏伊丽莎白在关键时刻总是少根筋。


“嘶——!”伊丽莎白感受到基尔伯特的手抖了一下,“没什么,继续。”


基尔伯特没法把自己的思维拉向伊丽莎白是个女生这个事实了,他满脑子都在疑惑为什么她身上有这么多的伤口,这不是一次两次留下的,要说是好几个月积攒下来的基尔伯特也信。


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手发抖。


“基尔伯特,”她转过头轻唤了一声他的名字,“你在担心什么?我是国家,所以这种疼痛只不过是一时的,你要做的就是为它涂抹上药膏。”


“别的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因为我是国家。”


“但是,我想和基尔伯特永远在一起…”


她的头低了下去。


基尔伯特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无法将视线停留在满是蝴蝶般的伤口的后背,“你在说什么笑话,既然你提出了这个请求,本大爷就会尽我所能地陪在你身边啦。感谢我吧哈哈哈哈哈。”


不过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笑了出来,之前伊丽莎白的身体给出的异常反应甚至让基尔伯特产生她可能要死了的怀疑,就算伊丽莎白是个女的,那也不能改变她在基尔伯特心里是唯一挚友的地位。


基尔伯特没再说话了,他一边上药一边找机会找角度偷看伊丽莎白的脸,那条丑陋的疤安稳地呆在她的鼻子上好久了,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完成了!”基尔伯特吼完这句话立马拿衣服盖在伊丽莎白身上。


伊丽莎白动了动肩膀,“谢谢啊,感觉好了不少。”


基尔伯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着,“不早了,赶紧走吧。”伊丽莎白对自己来说各方面都是个大麻烦。


“难得的机会一起睡吧!”伊丽莎白提出的建议把基尔伯特吓得够呛。


“别!别开玩笑了!”基尔伯特第一反应挡住自己开始发麻的脸,“我我我是说我这里不适合你一个伤员睡!”


“没关系的,我是国家嘛。”


“算本大爷求你了你赶紧回去吧!”


“基尔伯特!这是必不可少的事情,可以增加我们男人之间的友谊!”


基尔伯特没能说出那句“可你是女人啊”,他依然担心伊丽莎白知道真相后的反应。他叹了口气,想不出来什么词语再去反驳她。


“你,为什么还不睡。”


“因为基尔你也没睡。”伊丽莎白坐在床上露出了笑容。


“我再写一点,你先睡。”基尔伯特把灯往床对面的方向移了移。


“你不睡的话,我也没有办法闭眼睛的。”


基尔伯特握紧了笔,最后什么也写不下来,纸上只是多了几个点点。


世界上没有比伊丽莎白躺在自己身旁更加荒唐的事情了。


“睡了噢。”


伊丽莎白点点头。


闭上眼睛一段时间后,基尔伯特稍稍睁开一只眼睛,他在一双翠绿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


“你还不睡?”


“我在想,为什么你的头发和眼睛颜色这么特别。”


“你不一定要在现在思考。”


“你说得对。”


基尔伯特翻了个身,伊丽莎白的吐息弄得他麻酥酥的。


“本大爷睡啦。晚安,伊丽莎白。”


“晚安,基尔伯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基尔伯特觉得她稍微往自己这边靠了靠。



“早上好基尔伯特!托你的福,”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穿着宽松衣物正在活蹦乱跳的伊丽莎白对于基尔伯特来说,是个不小的惊吓,“完全康复了!”


基尔伯特坐起来闭着眼睛揉了揉额头,“早上好。你快点回去换衣服。”


“身为国家只有这点好了。”


完全没有听。


“基尔你总有一天也会成为国家,也会有人为你创造一个家,对吧。”


基尔伯特打了个哈欠,“可能吧。”


“如果你不能成为国家的话,我们总有一天会分开。”


基尔伯特把手放在伊丽莎白头上一顿乱揉,“本大爷对主发誓,我说话算数哈哈哈哈哈。”


“这是,男人之间的约定!”



〉〉〉〉〉


[很久没见到她了,看到本大爷那家伙一定会惊喜着叫出声吧哈哈哈哈哈。]


“你还真是够小心的,居然会被狗咬到。”


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伊丽莎白的眼神差到基尔伯特不敢去看。


“就算是本大爷也有失手的时候嘛。”


“听德国说已经两个星期了。”


伊丽莎白碰了碰基尔伯特被咬的地方,“这伤疤还真是点都没退。”


“这种感觉不错,难得有伤疤在手上,”基尔伯特说道,“全都在身上的话可没什么机会炫耀。”


伊丽莎白喝了一口咖啡,尽量挡住自己的表情,她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基尔伯特已不再是国家,他现在是个拥有长生不老身体的普通人,当然谁也不能保证他哪一天就消失了。


这还不如让他在那天消失的好。


基尔伯特还在打量他手上的疤。


“你是想看出它有多大面积吗?”


“太久没看到新鲜的伤疤了,多看看。”


“真有你的风格。”


基尔伯特伸了个懒腰,“你急着回去吗?”


伊丽莎白摇摇头,“问这个干什么?”


“约会啊,”基尔伯特看到伊丽莎白的表情后继续说道,“很奇怪吗!明明很普通不是吗!”


“难以置信这是你说出来的话。”


“不是国家我也没办法吧。正如我所说的,本大爷说话算话,说到做到,就算实在没办法,也会尽力而为。”


伊丽莎白摸了摸鼻子,“记性不错。”



【END】


灵感是普爷的设定中写到:身上有很多小伤疤。

后来的连载里有提到普爷被狗咬到但是两个星期都没有恢复。

总之,这里我想的是,不是国家或者国家有拒绝这个身份的念头,身上的伤疤就不会恢复或者很难恢复。

顺便我觉得幼驯染最棒的就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渐渐意识到【他/她和自己原来有这么大的差别吗…】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写这样的普洪!!

评论(5)
热度(30)
© 露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