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剧本

cp/米英

#文手挑战之一。

#这篇文,是为了告诉大家,什么叫瞎几把乱写。

#别怪我没提醒啊。

#!!!做好心理准备



“只有当海在天空奔腾,云在地上漂泊,岩浆在山间流淌,夜莺在坟墓唱歌,我们才会相见。”

 

 

他撂下写着那样一句话的纸条就走了。

 

“简直匪夷所思。”

 

弗朗西斯给阿尔弗雷德递了杯颜色鲜艳的酒,不过他摆摆手拒绝了。

 

“眉毛一直都很奇怪不是吗?”基尔伯特打趣道,不过在被伊丽莎白用力掐了腰后他又加了一句,“我就是在说他的眉毛而已。”

 

“这挺反常的,”伊丽莎白说,“你真的没有做什么让他特别生气的事情?”

 

阿尔弗雷德摇摇头,“背着他吃垃圾零食应该不算吧。”

 

“好吧,”伊丽莎白抢过基尔伯特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不过感谢上天,哈哈你看上去还算精神。”

 

“只是回英国了而已,他下学期总得回来的。”阿尔弗雷德满不在乎地撇撇嘴。

 

“但是他写的句子…他该不会是要回英国读书了吧?”

 

阿尔弗雷德努努嘴,“不可能的,他提都没提过,大概只是习惯文艺了而已。”

 

“真遗憾。”弗朗西斯拍拍他的肩,“不过哥哥可以帮你约约其他人,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美丽的人。”

 

“哈哈哈哈谢谢你的好意不介意的话英雄现在也可以告诉你的现女友你在说些什么。”阿尔弗雷德对他们笑笑,起身拿上背包就走了。

 

他想是时候做点事情了。

 

〉〉〉〉〉

 

“怎么这么突然?”

 

面对马修的疑问阿尔弗雷德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昨天刚决定的,爸妈给了我些钱,我前些日子打工留下来的也还有,可能两三天就会回来。”

 

“注意安全就好,让手机保持开机状态,有问题打电话,每天晚上至少报个平安,不要太冲动,记得随时让车有充足的油。”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这位同母异父的哥哥没有想象中唠叨那么久,也有可能只是亚瑟的唠叨太长了而已。

 

到达目的地后他就把一切能发出声音的东西关了,阿尔弗雷德把镜头对着天空拍了几张,在确保没有任何其他异物之后才满意地离开。

 

亚瑟总是说他的眼睛像蓝天,像大海,很可惜阿尔弗雷德只记得这个大概意思了,他可没亚瑟那把一句简单的话变得优美异常的本事。

 

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喷嚏,温差比他想象中的要大,不过他还不准备回到车里。

 

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但是海风让他异常地清醒,坐在沙子上没有什么实感,轻飘飘的,像是下一秒就要随着风去往天空。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与亚瑟相遇是在英国的海边,满是人的海滩上只有他一个人穿着花哨的短衬衫手里拿着书,当他们的视线对上了,那时的阿尔弗雷德也觉得自己要被吹走一般。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阿尔弗雷德睁开眼睛,跑去车里把相机拿了出来,储存卡在今天之前从未有过风景,大部分都是他与朋友亲人,以及亚瑟的照片。

 

“海,光,风…”阿尔弗雷德一边调着视角一边自言自语道,“亚瑟绝对会很惊讶。”

 

咔嚓声不断,阿尔弗雷德并不担心储存会不够,没有英雄会不准备。

 

“好吧,”阿尔弗雷德一边查看着刚刚拍的照片,一边走向那辆还算暖和的轿车,“海在天空奔腾?真够文艺的。”

 

〉〉〉〉〉

 

“嘿马修。”

 

“噢阿尔弗雷德,谢天谢地,为什么现在才打电话!”

 

电话对面的人像是快哭了一样。

 

“算准时间,以防你和爸妈去报警。”

 

“等等,你在用谁的电话?”

 

“一个好人的,我手机没电了,当然也可能进水了,每天打电话应该不大可能。”没人喜欢被手机铃声闹个不停。

 

“请尽量,我们很担心你。”

 

“我成年了。”阿尔弗雷德点点头,“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等等有很重要的事情是关于。”

 

阿尔弗雷德没有让他再多说一个单词,但如果是亚瑟,他就不敢了,没人知道他的恋人可以念叨多久。

 

“谢谢你小姐。”阿尔弗雷德把手机还给面前这个金发的女孩。

 

“不客气。”

 

阿尔弗雷德准备去下一个地方了,只不过他脑子里的地图黑糊糊的,跟亚瑟做的司康饼一样。

没有目的地的旅行。

 

“那不错,我曾经尝试着把那样的剧情写进我的剧本里。”

 

“我以为你会,嗯,”阿尔弗雷德添加了许多手势,“调侃它。”

 

“没准哪天我们可以试一试,不过前提是准备好所有的东西,食物,汽油,钱,手机,照相机等等等等。”

 

阿尔弗雷德哼着歌,回忆着以前与亚瑟的聊天,“真可惜,我一个人先体验了。”

 

 

 

意料之外,到达这片树林时已经是下午了,橙色的光点遍地都是,阿尔弗雷德把背包里的可乐拿出来,在认识亚瑟之后他与他的挚爱之一接触的次数屈指可数,一个星期两三次,够惨的。

 

“你在开玩笑吗?又是可乐?我说过多少次了,阿尔弗雷德,我可不想十年后我们连床都上不了。”

 

阿尔弗雷德甩了甩头,尽量让头脑放空,亚瑟的话语像塞壬的歌声不断环绕在他的身边。尽管如此,没有一点犹豫的,阿尔弗雷德把可乐往后座扔去。

 

“不喝汽水的英雄,有趣。”阿尔弗雷德放弃在能装进一个自由女神的包里找到一瓶除可乐外能喝的液体,他打开车门,准备往森林稍微深一点的地方走去。

 

他不知道这里是否有亚瑟嘴里所说的精灵或是其他非自然生物,如果有,阿尔弗雷德也希望他们是有实体的,能碰到就能打倒。不过阿尔弗雷德想这里大概是没有的,他深吸了一口气,清新的空气直往他鼻腔里钻,应该下过雨。

 

“越是清新的地方,灵体存在的可能性就越大。”

 

现在想起亚瑟的这句话,阿尔弗雷德只是觉得毛骨悚然。

 

最终他在一条小溪前停了下来,太阳还没有消失,光浮在水面上。

 

“岩浆在山间流淌是不可能的。”阿尔弗雷德用手捧起一些水泼了泼脸,冰凉冰凉的,他嘟嚷着,“没准他是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阿尔弗雷德爱亚瑟,我们亲吻,我们做爱。”

 

他拿着之前捡到的树枝,沿着来的路线往回走。

 

“在他离开之前。”

 

事实证明,一个人到处乱走不会得到心灵的安慰,阿尔弗雷德站在车旁,啃着之前从超市买来的面包,如果没有下雨他能再到处逛逛。

 

阿尔弗雷德躲到了车里,他想起自己的衣服口袋里还有亚瑟写的那张纸条,字迹和以前的相比潦草得多,大概是匆忙间写的,他总算把没味的面包吞了下去。

 

“为你描述我所看见的,我所听见的。我眼中的世界,不论它带有何种色彩,不掺任何虚假的,只为你一人描绘。”

 

“真不像是你写的句子亚瑟。”

 

“来告诉我,你看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

 

“我以为你只会写隐晦而优美的句子。”

 

“没有比我爱你更加直白的句子,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把纸条折叠起来,放进背包里,就算亚瑟真的要和他分手,他的情话还是有很大用处。

 

“人总得往前看,更何况是英雄。”阿尔弗雷德接受现实了,只要和亚瑟当面谈话的时候自己控制好情绪,就能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

 

 

〉〉〉〉〉

 

如果他能控制好情绪。

 

“阿尔弗雷德,感谢上天,我以为你被绑架了。”

 

本应该在英国的粗眉毛男人抱臂向他走近。

 

阿尔弗雷德转头看向马修,而对方也只是耸了耸肩。

 

“你最好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电话全程关机,你的所有社交软件都联系不上。”

 

“什么?”阿尔弗雷德深呼吸了几次,“是你提出的分手不是吗?”

 

马修自觉地往家里走去。

 

“我很抱歉,阿尔弗雷德,”亚瑟说道,“我不应该这么做。”

 

“可是我已经接受现实了。”

 

“你在说些什么?”亚瑟停顿了会儿,“我真的很抱歉,也不算是恶作剧,但是,我只是想把这个情节写进我的剧本里,下飞机我就后悔了,但是你怎么也不接电话,我以为你生气了,但是不论如何你都不理我。”

 

“噢我的天…我把手机关机了。”

 

亚瑟抿了抿唇,“我就回家看了一眼父母,赶在弗朗西斯要带你做些什么之前赶过来。”

 

“他是要带我做些什么,不过我拒绝了。”

 

“干得漂亮阿尔弗雷德,”亚瑟揪了揪阿尔弗雷德的脸,“不过我希望你以后能把手机开着,我可不能失去与英雄的联系。”

 

“好的。”阿尔弗雷德顺势抱住他。

 

“作为报复,你要在我的剧本里作为男主角登场了。”



【END】

评论(7)
热度(38)
© 露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