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火

cp/米英

#与现实生活毫无关系!!!!

〉〉〉〉〉

“哇喔酷!英国你怎么做到的!”

英国看着美国那股兴奋劲,收起了自己正冒着小火苗的食指,“我不知道。”

“你能控制它吗?”

“今天早上还行,现在貌似有点难。”

“那没有烧伤你吧?”美国吸了一口可乐,“它看上去挺危险的。难得的世界性会议,希望你等会儿不要老糊涂,把它烧着了。”

“它貌似不能伤害到我。”英国理西装的动作停了下来,“不对,你说谁老!!”

美国耸耸肩,“看吧,你这么久才反应过来。”

“快把你手里的饮料喝完,我可不想看到等会你拿着被打湿的资料来求我帮你复原。”

“你那魔法完全是在帮倒忙好吗…”

“那我等会就直接把它们烧掉算了。”

跟在身后的霍华德似乎从来没拥有过插入英国先生和美国的争吵的能力。

“真是新奇呢,不过我不怎么怕呢噢呼呼。”

“小少爷你去学了什么黑魔法!你终于对我们起起杀意了吗!”

“火焰吗,值得研究…你们也这么觉得吗,嗯嗯…”

“喂你们!这是会议!!意大利别去碰!!英国你赶紧收起你的火,太危险了!”

本身就没秩序的会议因为英国的火焰变得更加混乱,德国因为这该死的诡异天气都要气得冒烟了,空调仿佛失踪了一样。

“英雄有个好主意!”

美国好像总是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的时候嘴巴里才没食物。

“啊,”德国喝了整整一瓶水后有气无力地说道,“美国你说。”

“英雄把英国这个邪恶巫师姑且先带出去,你们继续开会,至于我和英国需要说的,反正资料都有,让秘书代劳一下就好。”

没几个国家脸上带有惊讶的表情,美国总是提出这样天马行空的方案。

德国甩了甩手。

这个才是比较令他们惊讶的。

〉〉〉〉〉〉

“你还要拉着我的手走多远。”

“现在我就要松手了,”美国甩了甩手,“你的手里面装的是火吗?”

英国把手背在背后,看着美国往手里吹气,“我要回去开会了。”

“所以说大叔就是糊涂,你是马麦酱*吃多了吗?”

“马麦酱很有营养好吗?你这么蠢就是因为你不吃。”

美国坐在了地上,他扯了扯英国的裤脚,“你回去只会让气氛再次不可思议地高涨。”

“你说得很在理,但是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如果你不怕把法国那一头的漂亮金发烧没。”

“我早就想把他的头发弄没了…你不要再扯了。”英国提了一下裤子,在美国旁边坐了下来。

“不经意间我又一次拯救了世界。”美国一脸满足地点着头,视线似乎不受控制地往英国那边走。

“又不是什么难题,你在担心什么?实在不行把你的那群朋友召唤出来问问吧。”

“说得轻巧。”英国把手伸开,“又无法控制了,奇了怪了,今天遇到你过后就完全没法控制了。”

“你很兴奋或者生气吗?”

英国的眉毛皱了皱,“无缘无故生什么气。我觉得我挺平静的。”

“这样啊,”美国看着英国冒着火的手,“我还以为这会是表现你情绪的一种方式。比如说遇到喜欢的人或者生气的时候就会特别难控制,如果冷静的时候就完全没问题。”

英国打了个冷颤,“这么一来我的情绪不就全暴露了吗,太恐怖了。”

“真讨厌啊这火…”

渐渐变得无声。

“喂英国。”

〉〉〉〉〉

看在有将近一天假期的份上,美国还是相当喜欢圣诞节的。

能在加拿大家里蹭吃蹭喝更是幸福。

“美国,去开一下门好吗。”

加拿大的声音过了一年又一年依旧那么软乎乎的,“加拿大你也要学着像英雄一样说话呀!”

“英国…”

刚打开的门又被轰的一声关上了,刚好打到了美国的鼻子。

“给你冰袋,”加拿大取下围裙,“你对英国先生做了什么吗?”

“亲了他一下。”

“脸颊?”

“嘴巴。”

“亏你一脸平静地说的出来啊!”

“分贝差不多了,要是再有点力量就好了。”

加拿大叹了口气,他看向窗外,“英国先生多半还在外面。”

美国把冰袋放在桌子上,“要英雄出去把他接进来吗?我怕他冻死在外面。”

“我去吧。”

美国摸了摸下巴,在加拿大开门之前又补了一句,“需要我藏起来吗?”

“不用了。”

“那我去生火。”

“……如果你愿意的话。”

壁炉里还没有火的痕迹,美国却坐在地上发起呆来,他在组织给英国勉强算是道歉的句子。上一次还需要他提前思考如何说话是两百多年前了。美国有点想随便敷衍过去,毕竟就凭刚刚英国把门甩过来的力气,他坚信自己无论说什么英国都不会原谅他,而且会把这件事记个好几百年,等到他勉强释怀的时候,再时不时翻出来调侃美国几句。

美国感到了一身恶寒。

加拿大回来得比想象得要早,美国想大概如果是自己去可能又是不一样的场景。

“嘿英国,你还在冒火吗?”美国率先打了个自以为还算轻松的招呼。

“如果还在,我现在肯定会忍不住把你烧了。”

“你只穿风衣不冷吗?”

加拿大彻底对美国的交涉能力无语了,“英国先生你休息一下,我出去买点食材。”

“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加拿大做了好几次深呼吸,“不用了。”

唯一能调节气氛的人走了,美国上一次觉得和英国相处尴尬还是两百多年前对他撒了个慌。

美国看着英国拿出了好几本书,他觉得是时候说话了,否则等到绅士翻开一页后,至少在十年左右美国都不会有机会道歉。

“英国!”音量比想象中要大了点,“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嗯哼,”书还是被翻开了,“事实上,我并没有很在意。”

英国想了想,又把书合上了,他盯着美国蔚蓝色的眼眸继续说道,“只是亲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因为我们本身靠得近,我一转头就碰上了而已。”

美国隐约觉得这和自己记忆中的不一样。

“你的第一反应太反常了。”

美国后悔自己坐在英国的对面,他的视线有些让人不舒服。

“不过怎样都无所谓了,”英国耸耸肩,低下头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书上,“就算你真的想道歉,看在那个吻之后那火就消失的份上,我也原谅你了。”

奇怪的感觉遍布美国的全身,他摇了摇头,“我不这么认为,我记得你当时起身跑了我才追上去的。你那时整个人都要烧着了。”

英国揉了揉额头。

“你该不会尝试篡改我的记忆吧?谢天谢地你的魔法一如既往的糟糕。”

“哪有那么糟糕!”英国把书摔在一旁。

美国松了一口气,他发誓那时候他有意地凑过去了。

“听着我懒得跟你讨论那件事了,”英国绝对想不到他的脸有多红,“我不在意你什么意图,就算你说那是因为你碰了火我也相信。”

安静得好像能听见窗外雪花的融化声,英国努力把头低着,美国看不到他的任何表情。

“心跳声太快了…”

“你在小声嘟嚷什么?”英国的声音还有些许颤抖,他随手扔了一本书给美国,“看看书。”

美国接住了,红色封面,名字倒是简介明了,就一个单词。

“喂美国我那本红色封面的书呢?”英国注意到美国手里,“告诉我你没有看那么多。”

美国合上了那本书,拿起它,“真奇怪,那时候我明明说对了。为什么要否认呢?”

【END】

◎◎◎◎◎

“Fire?”

“是的。”

“它看上去好温暖。不过,”美利坚握住英国的手,“离英国对我的爱还差得远。”

*马麦酱是英国的食物,在非洲战线中阿米吐槽过,超级难吃。

评论
热度(51)
© 露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