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这是不能命名为爱的

cp/米英

#非常的OOC。

#捉虫等我起床再说。

#真的非常OOC,一切的不合理,请以“他们一见钟情”来解释,或者直接退出。

#顺便新年快乐啦各位,一直以来看这种辣鸡文真是辛苦了!

 

 

 

 

 

“这位先生,晚上好。”

 

突然出现的男生把亚瑟吓了一跳,站在旁边的同事们交谈的声音戛然而止,看着这个金发蓝眼的不速之客。 

 

“晚上好。”亚瑟不知道该怎么应答这个脸蛋红扑扑的陌生人,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星期六和星期天,哪一天你有空呢?”

 

这样的音量,算得上是在吼了。

 

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后,青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用正常的音量说道:“虽然很冒昧,但是就在刚刚我不小心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如果不来找你的话一定会让我后悔。”

 

亚瑟撇撇嘴,他心底多少有点答案了。

 

“很抱歉,我不是同性恋。”

 

“我知道很难以置信但事实上我不觉得自己是同性恋,而且也不相信一见钟情。”

 

金发的男生楞了一下,眨了眨眼睛,“我可以和你约会吗?”

 

亚瑟挠挠头发,笑着说,“你来的真是时候,字面意思。我刚刚才跟他们打赌输了,赌注是答应别人一个要求,我想拒绝都难。”

 

“等等亚瑟,”旁边的同事贴近亚瑟的耳朵小声说,“陌生人还是算了吧…”

 

“虽然是奇怪的家伙,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作为诚信是绅士的原则,”亚瑟没有理睬同事的建议,“约个时间吧。”

 

》》》》》

约会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是件难事,更何况亚瑟还是男人,如果只是吃饭看电影未必太无聊了点。

 

阿尔弗雷德躺在床上,他已经变着花样看了几个小时的百科了,主题无非是“有趣的约会”“约会该穿什么”等等等等。

 

等他反应过来看时间发现已经十二点过了。

 

阿尔弗雷德放下了手机,看着墙上贴着的海报。他有点好奇亚瑟了,听口音反正不是美国人,本以为是温柔的绅士,不过感觉也很凶。

 

大概是因为寒冷刺激了肾上腺素的增长,阿尔弗雷德越想越睡不着。雪明天还会下吗?还会的话就太好了,他想看雪花掉到亚瑟鼻子上的样子。噢当然还有他的眉毛,阿尔弗雷德觉得他得好好夸夸亚瑟的眉毛,太有个性了。还有他的工作是…

 

意料之中的睡过头了。

 

“很抱歉亚瑟!”

 

亚瑟看着头发还乱糟糟的阿尔弗雷德忍不住笑了出来,“只迟到了三分钟,比我想象中要快。”

 

“你的眼镜呢?”

 

阿尔弗雷德喘着气,这才发现自己鼻子上面少了什么,他摇摇头,“没关系,只是平面镜而已,没有影响。”

 

亚瑟只是站在那里,雪落在他的黑色大衣上,阿尔弗雷德总觉得他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要不是昨天他和同事在一起,阿尔弗雷德大概是不敢上前去搭话的。

 

“休息好了吗?”

 

阿尔弗雷德伸了个懒腰,“嗯。”

 

“决定好要去哪里了吗?”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张开嘴巴又闭上,低头看了看手表,“也不那么意外,那么就跟着我走吧。还是学生吗?”

 

阿尔弗雷德跟上亚瑟的步伐,“大四,二十二岁。”

 

“真年轻,虽然我也不过年长你四岁而已。”

 

“亚瑟你不是美国人吗?”

 

正好是红灯,亚瑟停下来转过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阿尔弗雷德,“这种事情不是一听就知道了吗。”

 

亚瑟扭过头,阿尔弗雷德这才发现他比自己还要矮几厘米,如果只是看身材和脸的话,亚瑟没准比阿尔弗雷德更像学生。

 

“我是从英国来的,目前是在美国工作,不过工作的城市也不在这里,只是出差而已,昨天才完成任务,今天刚好休息,你小子运气真不错。”

 

阿尔弗雷德能听出来亚瑟话里的笑意。

 

“我也是来这边上学的,你在哪里工作呢?”

 

“这种事情就没必要跟你说了,如果不是因为特殊情况,我不仅会拒绝你,还会认为你是变态然后毫不犹豫地报警。”

 

“虽然我也能理解,不过你还真是嘴上不饶人啊,某种方面上和你的眉毛真配。”

 

“那是绅士的象征!总而言之,今天就只是陪你玩玩而已,后续就在你的梦中发展好了。”

 

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一会儿,“亚瑟真不会说话,就算是英雄听到这种话也会失望的。”

 

“不这只是让你早日死了这条心而已。”

 

 

那天晚上阿尔弗雷德快要准备接受把自己约出来的女生的告白了。

 

“总得试一下,阿尔弗雷德,你总不可能和超级英雄们结婚对吧?”他姐是这么说的。

 

正是新年这几天,四周的灯光让阿尔弗雷德觉得抬起头来都那么困难。不过他还是在人群中看到了那双绿色的眼睛,上面的粗眉毛。

 

太惹人注目了。

 

女生的声音消失在风中,阿尔弗雷德不知道盯着那个男人多久,可能也就十几秒吧,直到女生嘟起特地擦了艳红色口红的嘴巴,踮起脚在阿尔弗雷德耳朵旁边呼喊他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

 

耳膜受到刺激的人忍不住颤了一下,“是?”

 

女生双手抱臂,视线离开阿尔弗雷德转移到地上的雪,“所以说,你怎么想呢?”越到后面声音越小。

 

“我…”阿尔弗雷德看向那个粗眉毛的男人,他仿佛披着光,在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中明显得过分,“抱歉,我想我有更感兴趣的人。”

 

 

等阿尔弗雷德回忆完,他已经很久没说话了,亚瑟多少有些愧疚,好吧他真的以为自己把阿尔弗雷德伤到了。

 

“不我是说,这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好的人。你明白的吧阿尔弗雷德?”

 

“无所谓啦,不过还没到吗?”

 

亚瑟的手机发出了响声,他停了下来,“抱歉,阿尔弗雷德,约会恐怕不行了。”

 

“临时有事吗?”阿尔弗雷德在鼻梁前停留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今天没戴眼镜。

 

“嗯。”亚瑟点了点头。

 

阿尔弗雷德拿出笔,“亚瑟你手心怕痒吗?”

 

“大概不。”

 

“伸出手。”

 

亚瑟照做了。

 

阿尔弗雷德开始写了起来,“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我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更何况我是直男,但是看见你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这大概是不能命名为爱的,我觉得也有可能是我头一次看到这么粗的眉毛产生的新鲜感。”他尽量让笔迹看得清楚的同时不用太大的力气,“我想你是不愿意给我你的联系方式了,既然如此,那就把英雄我的给你好了,不光电话号码,还有我的所有社交账号,万一你后悔了呢。不联系我也没有关系,我相信比你这种大叔好的人还有很多。”

 

“你到底还要调侃我的眉毛多少次?”阿尔弗雷德于他而言是特殊的,他讨厌生人,特别是莫名其妙自大且没有礼貌的陌生人,可是这样的厌恶感没有出现在阿尔弗雷德身上,他想这大概是因为阿尔弗雷德长相不错。

 

当然这也不代表他会回心转意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阿尔弗雷德。

 

“好了。不过你的手真冰。既然怕冷就应该多穿些。”

 

亚瑟指了指身后,“那我,走了?”

 

“等等,”阿尔弗雷德突然想到了什么,“那天在场的你的女同事,那些人是为了她和你的约会才和你打的赌吧,要好好的拒绝她才行,她听到我说出那个单词的时候整个脸都青了,虽然很对不起抢走了她的约会,不过英雄觉得你还是得拒绝她才好。”

 

“观察力真不错啊,我根本没意识到。”

 

“毕竟是大叔嘛,那就这样吧,再见。”

 

 

》》》》》

 

阿尔弗雷德一向坚信在凌晨一点打电话的人绝不是什么好家伙,更何况是给一个第二天要正式上班的紧张得失眠的人打电话。

 

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对面听上去有些吵。

 

“你好,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不过一个金发粗眉毛的男人是你的朋友吗?”

 

“额。”这确实是让人变得更加精神了。

 

“抱歉或许我应该描述得更清晰一些,金发粗眉毛,听口音应该是英国人,你认识吗?”

 

“大概是认识的。”

 

对面仿佛松了一口气,“那真是太好了,请你立马来把你的朋友接走,地址在…”

 

阿尔弗雷德正想打断,突然意识到对方说的地址里自家不远,“好的,我尽快。”

 

他现在很是感激当初老爸逼着他去考驾照,能和亚瑟再次见面,这是他所想不到的,这让他有些激动,心脏比他当初跑完两千米时还要跳得快,好吧是有一些夸张的成分。

 

他以为亚瑟要消失在他的一生中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再见面时亚瑟会是一副烂醉成泥,趴在桌子上的狼狈样子。

 

酒吧店员看到阿尔弗雷德来了惊喜不已,“我们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

 

“你们怎么找到我的号码的?”

 

“那位先生把手机递给我们,让我们随便打给谁来接他,第一个就是你,所以。”店员耸了耸肩。

 

阿尔弗雷德走进亚瑟,他有点忐忑,他轻轻拍了拍亚瑟,“亚瑟?”

 

大概是因为酒精,亚瑟的脸通红,阿尔弗雷德架起他的胳膊,试图让他自己走路,“酒鬼,该走了。”

 

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轻,亚瑟的眼睛还睁着的,阿尔弗雷德猜想他应该还有一点意识,“能走吗,点头或是摇头。”

 

亚瑟摇摇晃晃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他居然梦想着让一个醉鬼听懂他的话,他把亚瑟的西装外套披在他身上,蹲下来,除了背他还能怎么做呢?

 

亚瑟还算听话,没有太大幅度的动作。

 

“你是谁呀?”

 

“阿尔弗雷德,你还有印象吗?”

 

“有一点,总之是个蠢货。”

 

阿尔弗雷德忍住了把他扔下去的冲动。

 

“还能清楚地说出你家的地址吗?”

 

亚瑟把头放在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看样子是说不出来了。

 

“那你就只有去英雄家咯。”

 

“阿尔弗雷德…”

 

“嗯?”

 

“绝对不会喜欢上这种只相处过几小时的笨蛋,这绝对不是称为爱的感情。”

 

“这还真是不得了的决心啊。”

 

“明天有新人来公司,还要办什么迎新派对?说什么高材生,不过是靠老板关系进来的,真好笑。”

 

“喂别动!!”阿尔弗雷德懒得搭理他了,不过进入职场的人都会变成这样?这对于他而言算得上的恐怖片了。

 

 

到家已经两点过了,阿尔弗雷德累得不行,重逢的兴奋被亚瑟的酒精味冲刷得干干净净。阿尔弗雷德下意识进了自己的房间,把亚瑟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他也懒得再把亚瑟拖去客房,不得已只有自己去客房睡。

 

但是突然有股力量拉住了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重心不稳倒在了床上,“你力气比我想象中大啊。”

 

正当他想要起来的时候,亚瑟撑在他身体上面,“别闹了,你明天也还要上班吧?”

 

亚瑟保持着动作,他拿掉阿尔弗雷德的眼镜,“现在可不是平光镜了,你拿掉了我可什么都看不到了。”

 

亚瑟还是没有说话,阿尔弗雷德怀疑自己是紧张过度了导致暂时性的智商下降,正常人会想着和一个酒鬼进行正常交流吗?

 

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他的衬衫敞开了一大半,阿尔弗雷德能看见他肚子上的一条疤,大概是以前生病动的手术,一点肌肉也没有,是十分贫瘠的身材,阿尔弗雷德还是没做好准备把视线往上移,对于他而言,和亚瑟对上视线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这让他想起了老姐初中时候都让自己去给她喜欢的男生送礼物的场景,他当时还嘲笑她矫情,成年了的他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

 

亚瑟长得很好看,就算是那么粗的眉毛也没什么违和感,耳朵上还有耳洞,大概是当过不良少年,嘴唇很薄。

 

和这样的人接吻,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在理性蒸发之前阿尔弗雷德推开了亚瑟,不过被推开的醉鬼绅士看样子不准备就此放弃,他赶在阿尔弗雷德转身之前拉住他的衣领,把脸凑上去,然后阿尔弗雷德刚刚的疑问得到了解决。

 

阿尔弗雷德顺势把亚瑟压在身下,“你清楚你在做什么吗?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会让你明天没法去上班的。”他不得不承认亚瑟真的很会接吻。

 

“阿尔弗雷德,把一见钟情当作爱的笨蛋。”

 

“你还真笑得出来啊。”

 

接着陷入沉寂,阿尔弗雷德擦了擦不存在的汗,谢天谢地,他终于睡着了,那又如何呢,他还得去解决一点事情。

 

 

》》》》》

第二天起来,已经没有那人的身影了,阿尔弗雷德急急忙忙地出门最后还是迟到了一个多小时,他尽量让脸上挂着抱有歉意的笑容,老琼斯忍着脾气在他耳边说道:“你胆子真够大的,第一天就迟到这么久。”

 

“一点意外。”

 

老琼斯深呼吸了几次,“虽然迟到了这么久,不过还是欢迎我们的新人,也是我的儿子,阿尔弗雷德·琼斯!”

 

阿尔弗雷德微笑着点了几个头,“请大家多指导。”

 

人很多,不过阿尔弗雷德还是看见了那个从蔑视到震惊的眼神,反应速度还算快,对方转身就想走。

 

阿尔弗雷德特地拔高音量,“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有一个人专门指点我,比如亚瑟·柯克兰先生怎么样。”

 

【END】

 

评论(2)
热度(34)
© 露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