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闹剧

cp/米英

#与现实生活毫无关系!



 

〉〉〉〉〉


在大部分时候,让英国承认一件事情,不论是好是坏,总是比他做出一个美味的司康饼还要难,他太过于高傲。

 

“英国,你盯着我干嘛?”

 

这心脏漏一拍的感觉,英国再迟钝也无法忽视,“你的谈话与你的长相几乎一模一样,幼稚得可笑。你有算过这个计划的可实施率有多低吗?”

 

“啧,”这是好好的会议变为闹剧的讯息,“那你的眉毛和你的思想也一样,刻板得可怕。”

 

“难得这次哥哥我赞成美国的意见哦~”

 

“你们两个!”

 

英国觉得维持现状挺好的,倒也不是说国家就没有享受爱情的权利,但是他对爱情的确没什么渴望的心情,不过是一场无厘头的闹剧。

 

更何况是美国。

 

〉〉〉〉〉

“你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是说,私人上的。”

 

英国手里的叉子停在嘴前,“什么意思?”

 

已经用餐完毕的美国心满意足地擦擦嘴,他永远是除英国外唯一一位面对这种料理还不会面露难色的国家,“你变得更咄咄逼人了,特别是针对我。”他耸耸肩,“我知道你一直口才很好,可你最近好得异常。”

 

英国刚张开的嘴巴又合上,最终干脆把叉子放在了餐盘上,嘲讽的笑容又爬回了他的脸上,“真想不到,你还会关心我。”

 

“当然,英雄不吝啬对任何一个人的关心。”

 

极其带有美国风格的句子,英国重新拿起刀叉,把一小块牛排送入嘴里,他已经没什么胃口了,比起胃,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更需要些东西,否则他就只能把自己的整张脸埋进盘子里。

 

没准是个好方法,起码能少看点美国那张脸。

 

〉〉〉〉〉

“你好,这里是英国。”

 

“嗨英国!”

 

英国放下笔,懊恼地翻了个白眼。

 

“你最近有空吗?”

 

“难以置信,你的假期真是一年比一年多,让我看看,”英国往日历的方向瞟了一眼,连一秒也没有多看,“愚人节可是过了二十多天了。”

 

“为什么你非得认为我来你那儿就一定只是为了玩呢?”

 

“额。”英国挠挠头发,咳了几声,转为不太耐烦的语气,“我才没空,”他看向密密麻麻写满安排的日历,偏着头用耳朵夹紧手机,把日历拿起来仔细看了看,“话说你家上司不是要来会见我们首相先生吗。”

 

“嗯哼,原来大叔还记得。”

 

“这样一来不就是肯定没空了吗?”

 

“我问过上司了,他说这次我不在场也没关系,当然也旁敲侧击地问了问你们首相,他说没问题。”

 

“你有什么目的?难不成是想摧毁我的工作力,把我变成和你一样的胖子?真是可怕的阴谋。”

 

“女王生日,我来送祝福,顺便看你上个月心情不怎么样,英雄来陪陪你,感谢我吧。”

 

“你果然…算了,随你便吧,反正也没有什么不做就不行的事情。”

 

英国想尽量减少与美国的交流、见面。

 

一个视线也想要避免。

 

“再见”三个单词从喉咙里出来,在确认它们的确进入美国的耳朵里后英国放下手机,拍了拍自己的脸,烫的。

 

唯独这件事情上,他想要保持冷静。

 

 

〉〉〉〉〉

 

四月份,英国阴雨绵绵的季节,昏黄的灯光在夜晚显得模糊,像是漂浮在空中的火。

 

美国揉了揉自己的脸,笑了整整一天,他的脸都要僵了。

 

“真了不起啊美国。”

 

美国不明所以地看着英国,“什么意思?”

 

“你今天的穿着,”阴凉的风吹得英国不得不眯着眼睛打量着美国,“意外的正常,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在西装里穿卫衣。”

 

美国歪了歪头,“不管怎么说,”他从裤兜里拿出一盒香烟,“我以为你知道英雄是懂得分寸的人的。”

 

“哇哦,”英国指了指香烟,“我看到那玩意出现在你身上都是起码六十年之前的事情了。”

 

曾经被香烟呛得脸红的国家把香烟递到英国面前,“这东西对于我而言还没有可乐和汉堡减压。”

 

“丝卡(Silk Cut)?”

 

“嗯哼,我勉强记得,这是你之前有段时间喜欢的香烟品牌。”

 

“虽然我现在不抽了,但是谢谢,收下了。”英国抿了抿嘴唇,“有点冷了哈。”

 

美国脱下外套披在英国身上,“你想回去了?”

 

“无论如何家里总比在公园坐着暖和。”

 

美国站起来,打了个哈欠,说出的话与脸上的表情充满着违和感,“没门。”

 

“你认真的吗英国?”他插着腰,“时间只有三十六小时不到而已,英雄好心好意地想要来帮助你,好让你眼睛上面的粗眉毛不至于一直皱着,然后在会议的时候狠狠地嘲讽我。”

 

英国摊了摊手,眼神飘向别处,“啊哈…”

 

“我为了陪你,脸都差点笑抽筋了,事实上在计划中我们应该有至少五个小时的独处时间。”

 

回应美国的激动的是诡异的安静。

 

英国既没有开口用刻薄的词语反击,也没有用以往嘲讽的眼神看美国。

 

凉风没有吹走美国的理智,英国的古怪明显得过了头,时不时跑开的视线,刻薄讽刺的话语偶尔如海水般扑面而来,偶尔却保持沉默。

 

“不过英雄原谅你,”美国用缓了不少的语气说道,“如果你愿意…”

 

“太怪异了,”英国绅士用几乎咬着舌头的声音插嘴了,“你刚刚的那些话,简直就像是,就像是,被恋人冷落而发脾气的人一样。”


在他说出这句在自己眼里是讽刺的话的一秒之后,英国后悔了,他意识到自己在把闹剧牵向另一个方向。

 

理所当然的。

 

“哦,我想也差不多。”

 

“谁会愚蠢到宁愿在寂静得令人发怵的时候陪自己不喜欢的人,而不是选择游戏和手机呢。”

 

英国只是张了张嘴,一个音节也没有出现在空气中。

 

“可能是因为我是英雄吧,你觉得呢英国?”

 

“好吧,”他挠了挠头发,脸上火辣辣的,好像被谁抽了耳光一样,“英国你,你太古怪了,我不确定你是不是知道,但是。我也不是那么清楚,是有人这么跟我说的,”美国深呼吸了一口气,“我爱你英国。”

 

先被表白的是自己。


他没有想过这场闹剧会变成这样,他以为可笑的主角只有自己而已。

 

英国想要保持一切正常的愿望,间接地被自己打破成了灰尘,无法再被拼凑起来。

 

“额,美国人都这样吧,总是把‘我爱你’这种话挂在嘴上。”最后的补救方法。

 

美国摇摇头,“才不是,我说的爱是指,有拥抱有接吻的爱,当然也包括性。”

 

有点昏,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疯狂地往头顶冲,英国甚至怀疑自己的脑子会不会下一秒炸掉。他仅存的理智不足够用来分析这件事情的好坏。

 

“等等等等等等,”英国用美国的西装外套遮了遮脸,“我有点蒙,你确定你不是为了弥补二十天之前的愚人节吗?”

 

“我不觉得这种玩笑有趣,小丑绝对会认为这是世界上最糟糕的笑话。”

 

英国慢慢移开衣服,“如果你愿意陪我在这里坐会儿,直到我完全冷静下来,确保不会有人发现我的异常的话,我就,好吧,你才是主角,你赢了。”

 

 

【END】


评论(4)
热度(56)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