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只要有正常的甜甜的米英就会很开心。

感冒好了就写文👌👌

【耀菊】无心妖

cp/耀菊

#是八百年前的点文! @莫遣佳期 抱歉拖了这么久,设定完全歪了,质量也...而且还烂尾。

#写文之难,难于上青天(x)

#想骂走私信谢谢合作...

 






 “喂——”

 

本田菊稍微有点意识了。

 

“那边的樱花妖——”

 

是个道士。

 

“对,没错,就是你。”

 

他朝本田菊轻轻点了点头,琥珀色的瞳孔倒映着他的样子。

 

这可就奇怪了,他平日里也没做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安分守己地好好享受着属于自己的那份阳光,怎么会有道士找上门来。

 

“让上门来的客人一直抬头与您对话,先生,这不怎么礼貌呢。”

 

声音听着还算是和善,可表里不一的人本田菊也算是见多了。

 

“在下不认为不请自来也算得上是礼貌。”

 

足够的警戒心适用于一切时候,特别是遇到天敌的时候。

 

“沉默是金也不是这时候用的,”扎着一小股马尾辫的男人叹了口气,“王耀,我的名字。怎么样?能相信我了吗?”

 

本田菊果断摇了摇头。

 

“镇子里突然出现那么多恋人分手父母与子女断绝关系是你干的吧。”

 

话题跳跃得有点大。

 

明明就是一句肯定句,问出来没有什么意义,本田菊实在是不能理解,虽然说他本来也没打算没否认。

 

“还算你诚实。”

 

本田菊像是没有重量般,从树上飘下来,粉白色的樱花瓣跟着他纷纷扬扬地脱离树枝。

 

明明已经是秋天了。

 

“王先生要是因为这件事来找在下就请,”

 

被打断了,王耀的食指覆在本田菊的嘴唇上。

 

不止,本田菊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本来想说的字全都堵在了喉咙口,一个音都出不来。

 

“一个小法术,别紧张,要不了你的命。但是在你做好觉悟告诉我你的名字,交代好你都干了些什么之前,我不会解除。”

 

发不出声的本田菊尽力向王耀投去一个鄙夷的眼神。

 

“兵不厌诈,况且我可是受了委托来解决你这个大麻烦。”

 

王耀轻轻拍去本田菊肩上的花瓣,“怎么样,想好了吗?”

 

“咳咳,咳咳…”

 

“想好了就说吧,补充一下,我并没有弑妖的习惯。”

 

声音刚被解放的妖怪狐疑地看了王耀一眼,纵然他不信任这个人,也不想屈服于他的淫威,奈何王耀的力量又远远在他一只樱花妖之上。

 

“在下本田菊,是这附近的樱花妖,无心,食爱而生。”

 

王耀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了这个明明是樱花妖却名为菊的看上去好说话的青年,的确也不是撒谎的样子。

 

无心妖,那是啥?王耀表示他从业多年来从不知道这样的妖。

 

“在下自我化为人形以来,不论进食多少食物,肚子里仍是空得很,唯独爱,能填充我的空腹。”

 

那还真是挺少见的了。

 

“这样你搞得别人妻离子散的,也不怎么好。”

 

“一方获得利益的同时另一方就得受伤害,在下将他们的爱吞进肚子里与人类进食无异。”

 

还是个顽固的妖怪。

 

王耀摸了摸下巴,“这样吧,菊,你以后跟着我,我能绝对保证你不会缺少食物。”

 

 

 

 

 

本田菊觉得他只是被王耀的笑容和承诺诱惑到了,还有他真的需要一个能和他好好对话的,人或者妖无所谓,而不是看不见他或者是,恐惧和鄙视,就算是妖也有感情不是吗。

 

 

客店里没有什么人。

 

“哟王道士,您今天还带得有个俊秀的小伙子啊,你徒弟?”

 

“不,并不是,”王耀摇摇头,敲了敲好奇他回答的本田菊的头,“路上碰见的,这家伙,迷路了还饿坏了。”

 

“噢,这样啊…”老板娘望了望外边,入秋后,气温渐渐转凉,阴暗的天空,朦朦的细雨连成一片,秋风卷着雨没有方向地到处飘,被风打落的树叶零乱地散落在地上,薄薄的雾似轻飘飘的白絮四处飘散,“这样吧,王道士和这位?”

 

“在下本田菊。”外表为青年的本田菊鞠了鞠躬。

 

“行菊,你们俩就先住我这儿。”矮胖的老板娘将本田菊扶起,“头发都淋湿了,先去房间吧,还是那间对吧?等会我叫小李把晚餐给你们送上去。”

 

王耀揽过本田菊的肩膀,“得嘞,那就谢谢您了,我们先走啦。”

 

 

本田菊走到楼梯前却动不了了,低着头,像是被施了法术般僵硬。王耀弯下腰看到青年满脸窘迫,于是在他面前挥挥手,“喂,怎么了?”

 

没有回答,王耀有些急了,不可能离开真身这么会儿就有反应了,“回答我本田菊,发生什么了!抬头,说话。”

 

“在下,在下,”本田菊憋了好几个自称出来,侧过头,颤抖着手指着上面,“上面有一个有一个有一个全身被烧伤的幽魂在啊啊啊啊啊啊。”

 

王耀随他的指尖看去,用手蒙住他的双眼,用平淡的语气说道:“虽然我能看见妖,但是幽魂的话倒是一点都感受不到。不过放心啦,他不会伤害我们的。”

 

本田菊感到眼皮上的热度突然褪去,他紧闭着双眼,那幽魂实在是恶心到他没眼看,还给了他莫大的压迫感。

 

“姑且先睁开眼睛,上来吧,看你也挪不动脚。”

 

本田菊锁紧眉头,总算是睁开了一条线,王耀蹲在他面前,青年倒也没见外,想也没想就闭着眼扑了上去。

 

“你该怎么报答我呀樱花妖,我都被我自己感动了。”

 

“额,以身相许?”

 

王耀要是还能腾出手来他就要扶额了,这个活了至少两百年的老妖怪居然还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你从哪里学来的?”

 

“难道这不是回报恩人的?”

 

“额…”王耀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好,他也没怎么接触过这些,“反正不是,别乱说。到房间了,下来吧。”

 

“噢噢,好的。”

 

见本田菊的睫毛都快抖成筛子了,王耀往他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好痛,您干什么呢!”

 

“让你把眼睛睁开。”王耀揉揉本田菊的额头,推开门往里面走去,他环视着周围,“一如既往的不错。”

 

本田菊跟着走进去,他随手摸了一下桌子,一点灰都没有,他转头看向坐在床上伸懒腰的王耀,“你是这屋子的老住户了?”

 

一声“嗯——”从王耀的咽喉里走出来,他躺下了,“这房间一直是我住。”

 

“我想您不是那种会长时间只呆在一个地方的人。”

 

本田菊看见他披散着头发朝自己一笑,“对。这老板娘快把我当她儿子了。”

 

“您曾经做过什么吗?”

 

“记不大清了,十年前的事情,唯一还有点印象的是,额,那时候的老板娘年轻漂亮,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我从山上下来吃的第一顿饭就是她给我的。”

 

“这和她对您好可没什么关系。”

 

“希望你直接叫我名字,我听着别扭。”王耀打了个哈欠,“她的丈夫和儿子,是被一个妖烧死的,我帮她把那妖抓起来,让它灰飞烟灭,没了。”

 

本田菊轻微皱了皱眉,“真是不幸。”

 

“那发生在晚上,我本是想冲进去把他们救出来的。”

 

王耀看着本田菊歪着头倍感困惑的样子叹了口气,“是爱,那时我的确在她那儿感受到了母亲的味道。菊你对自己食物都这么不了解可不行。”

 

“在下,在下也没有那么不懂。”本田菊憋红了脸反驳道。

 

“我睡一会儿,有什么情况叫醒我。”

 

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本田菊闭上了嘴,他走到窗户前,天渐渐变黑,雨虽然还没停,雾却是越来越厚,有几只人的影子也是匆忙走过。

 

如果不是门口有幽魂的气息本田菊大概会就这么站到王耀醒来为止。

 

他恐惧的并非是那幽魂的模样,而是明显冲着自己来的气息,就好像下一秒就会冲上来撕碎他一样。

 

本田菊往王耀身上瞟了一眼,他当然希望那个熟睡的人能够醒来来帮他解决门口的幽魂。

 

“你看着我干嘛?”王耀的声音传入本田菊的耳朵里,“真想不到我居然也会被饿醒。”

 

“王道士?晚餐放在门口了!”

 

“好嘞!菊快去拿。”

 

“唉为什么是在下?”

 

“因为你离门口比较近。”

 

他在走向门口的时候在思考自己跟着王耀是不是个错误,他是只修为不高的树妖,一把火能烧了他,一场暴雨能淹了他,能苟活至今无非是因为他运气不错。本田菊叹了一口气,就算这个选择是错误的,也只能怪他命该如此,或许自己今天就要葬身于此也说不一定。

 

不知道王耀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并没有点亮煤油灯,只有从云层和雾中挤出来的月光洒在屋里,不时的乌鸦叫声显得环境更加阴森诡异,像是下一刻就要撞开窗户闯进来。外面的幽魂给了本田菊太大的压迫感,他甚至不敢再踏出一步。

 

“菊,再近一些。”王耀在催他,本田菊却感觉得到他明显在接近。

 

可再近一些他就要和那只幽魂面对面了。

 

“再近一点。”

 

本田菊深呼吸了两次,心一横猛地一下推开了门,下一秒就被揽入怀里,眼前是一大片火焰,他只依稀看出火里的幽魂狰狞的样子。

 

王耀松开了他,本田菊还未从惊恐当中缓过来,弓着背不停地大口呼吸,做了好几次吞咽的动作也没能把该死的惊吓吞下去。而始作俑者只是甩了甩了手,好像火焰是从他手里喷发出来的一样,拍了拍本田菊,露出一个事不关己的笑容,“菊,没事吧?放心那符咒放出来的火只会让幽魂灰飞烟灭,对你造不成影响。”

 

本田菊艰难地站稳,稍微带点质问的语气问道:“你不是说,你不是说你感知不到幽魂吗?”

 

“你能看见啊,为了你我得把它们除去是吧。”

 

“等等,那个幽魂的模样。”

 

“我不知道,可能是吧,如果只是冲着你这妖来的话。”

 

本田菊坐了下来,手心不断冒着冷汗,“那我们不就是,不就是…那位先生…”

 

“你自责什么?幽魂本就是不应该存在的,死了就是死了,早就该转世了,就算对妻子有那么多的爱和留恋。”

 

王耀把晚餐放在桌子上,“准备了两份,虽然你是吃不了了。”王耀边这么说边夹了一块肉进嘴里,“手艺真是一如既往的好。”

 

本田菊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面前这个表情丰富的男人,因为刚刚的事情他还心有余悸。

 

“没关系啦,你能看见我身上的爱吧?进食吧,你也饿了。”

 

本田菊饿的时候的确能看见一个人身上对不同人的爱,王耀身上的爱,少得可怜,他挑了那块最大的一部分吃了进去,有股甜味。

 

 

 

 

第二天天一亮王耀就把本田菊喊醒,他显然不准备给老板娘道别。

 

“这样真的好吗?她一定非常舍不得你。”

 

“看见她那副模样我就舍不得走了。对了,你饿吗?”

 

“不,还好。”本田菊的眼神有些许的闪躲,他看见,王耀身上被他吃掉的那部分爱,又回来了。

 

他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

 

“不饿吗?那就好,我们今天去问问,看有没有活得比较久的妖对你这种体质有办法。”

 

 

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晚上了。

 

“嗯——樱花妖,真香,”头戴梅花发饰的长发少女打量着他,“无心?”她瞪大眼睛看着王耀,“有点稀奇。”

 

“我可不觉得我们几个能有办法呀先生。”

 

王耀挠挠头,“唉,算了。”

 

本田菊全程一言未发,那三只妖和王耀彼此之间有着绝对的爱意,他还没有饿得失去理智,否则他也说不准会发生些什么。

 

 

 

“我很小很小的时候给你浇过水哦。”

 

“唉,有这种事情吗?”

 

王耀笑了笑,“说的也是,爷爷辈的人怎么可能还记得到。”

 

“耀你很喜欢笑呢。”

 

“是吗?笑总该比哭好吧。”

 

本田菊本是想问关于王耀他的事情的,是个道士,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妖,精力多,除此之外他几乎什么都不知道。

 

“在下已经把几乎所有事情告诉你了,那么你呢?我对你几乎一无所知。”

 

“额,”王耀眨了眨眼睛,“我就,我就是个普通的下了山的道士啊。”

 

“可你身上有一部分的爱可以无限再生。”

 

“是吗!那不正好吗,那你就饿不着了。”

 

那个人一定对王耀的意义非凡,带着这样的思想,本田菊把大部分的那份爱吃进肚子里,只留下一点点,以防万一。

 

 

 

 

无限地再生。

 

 

 

如果不是苍老的王耀在藤椅上闭上眼睛的话,本田菊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活得比所有神和妖都还要久。

 

但是王耀,握着本田菊的手,在睡梦中逝去,他甚至十分钟之前还在打趣本田菊,“如果我死了,那你不也得饿死啊。”

 

身老病死,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尤其是对于身为道士的王耀而言。但是本田菊看见了,看见了他眼角留下的眼泪。

 

 

 

“抱歉,这棵枯萎的樱花树在这存活好久了,最好还是不要动吧?”

 

“不听劝的话,我告诉你一个关于无心妖的事情怎么样阿鲁?”

 

【END】

结局就是emmm转世了(…

评论(2)
热度(19)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