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只要有正常的甜甜的米英就会很开心。

感冒好了就写文👌👌

【米英】钥匙

cp/米英

#与现实生活毫无关系!!

#本来是想写下雪的,但是看到全世界都在下雪唯独重庆主城不,那我就下雨吧。

#歌是编的,不写英文是因为被英语考试打击了。

#OOC到炸,总之没什么看头,别带脑子看。

〉〉〉〉〉

“想要杀死我吗?”

“你要否定过去的自己做的选择吗?”

瓢盆大雨。

这不是七月,就算是七月,英国发誓他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心里波动,他发誓他对那件事早已经释怀了。过了这么久他没有任何必要还把陈年旧事找出来拍拍灰翻一翻。

于是英国把最近心情恶化的原因全都归咎于那个突兀出现的梦。

如果说以前开会时与美国的斗嘴不过是打闹,最近他们的相处就可以说是小孩子冷战,虽然说不至于上升到打架的地步,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两位的不正常,当然更多的是英国躲避,美国追赶。

英国认为这个局面的出现都是因为他的心情太过于糟糕。

与美国的关系变僵大概是英国唯一一件从来没有想象的事,不论怎样想那样都有些对不起过去的自己。

但它的确是发生了,“那么我就会面对它。”不,英国才不会这么想,在找到解决方案之前他决不会鲁莽行事。

“英国!”被叫到名字的人第一反应是装作没听到走掉,不过这个方法在他听到滴滴答答的雨声之后就变成泡沫了。

英国突然希望那无所不会接近于万能的秘书霍华德能一秒钟后出现在门口,而不是一条[抱歉英国先生,我可能会晚来几分钟]的讯息。

“英国。”美国又喊了一次,英国不得已停下来,缓慢,噢不,是带有绅士风度地回头,面对这个他目前并不想面对的男人。

“美国,有什么事吗?”就算心里再怎么翻腾,英国也努力保持镇静。

“你没带伞?”美国像是炫耀一般地举起手里的伞,“需要英雄护送你一程吗?”

英国在心底撇撇嘴,低头看了看手表,好吧其实他今天忘戴了,“不用了,我想霍华德要不了十分钟就能来接我。”

美国沉默了几秒,“霍华德先生生病了,‘美国先生拜托了,请务必把英国先生好好送到宾馆!’”美国用蹩脚的英音,还细心地捏着鼻子模拟霍华德生病后在电话里对他说的话,“他是这么说的。”

“你想,作为英雄,要拒绝这种事情还是很难的,所以我选择答应啦。”

美国安静了,叉着腰看着英国,显而易见,他在等英国那没有意义的回答。

“额,”英国抿着嘴往窗外瞟了一眼,淋雨的确对他的身体造不成什么影响,但是比起狼狈地成为落汤鸡,他选择让美国送他,顺便把钥匙还给他。

〉〉〉〉〉

“你自己开车?”英国想起自大部分外出都是霍华德来安排和操作。

“私人时间。”

英国系好安全带后端正地坐好,把视线转向正前方,现在的确不适合看到美国的脸,好巧不巧地又下了雨,难免会想起那个不讨喜的梦。

“等等,”英国抓住美国正系安全带的手腕,“我住的宾馆明明只要步行几分钟就好了,不需要坐你的车,把伞给我,我下车。”

美国先是愣了好几秒,然后爽朗地笑了几声,不顾英国的阻拦发动了车,“果然英国就是英国,反应一直都那么慢。”

“要你管。”不痛不痒的一句反驳。

“别担心,英雄总不至于把大英帝国大人送去人贩子那里,”美国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拍拍英国,“再说了,就算是五星级的宾馆总该没有家里舒服。”

英国撇撇嘴,的确是这个道理,就看自己和美国,他们回自己房子的时间屈指可数。

车内放着歌,是这几个月Billboard排行榜上久居不下的歌曲,恰巧英国国内也在流行,要知道这几率没有那么高。

天色渐渐黯淡,和预料中的一样,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痕迹的细线逐渐消失,繁华的都市开始了它的夜生活,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不按顺序地亮了起来。

【是你就好,是你就好】

【不论在哪,只要有你就好】

【我的心里有你】

美国小声唱到这句的时候,英国刚好轻微转了转头,看见唱歌的家伙趁红灯停下来的时间里对着他笑。

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为他而唱的一样。

“你看我干什么?”

“少自作多情啦英国,我在看窗外的风景。今天不堵车呢。”

“转移话题,真够可疑的。”

“真想在这里把你踹下去。”

“你真该动动你那先进的脑子想想这是不是英雄的所作所为。”

“所以说我就只是想想而已。”美国耸耸肩。

“喂,美国,”英国在随身携带的钱包里拿出了个东西,然后紧紧握在手里,放了回去,“没什么。”

“我还以为你要给我小费呢。”

感谢绿灯亮起,否则英国不敢确保好奇心重的人会不会凑过来看。

【也不是不还,但是他也太丢三落四了,我好心帮他保管一下,直到到他家。】英国这么想。

〉〉〉〉〉

“美国少爷(Master America),你终于回来了。”站在门口的老人笑眯眯地说道。

“少爷?”英国转过头皱着眉毛疑惑地看着美国难得地翻了个白眼。

“盖文,我在第一天就告诉你不要这么叫我。”美国把鞋子放在架子上。

“那怎么行,主次还是要分清的。”

美国径直走向厨房,可乐会是这劳累的一天中最让他欣慰和放送的东西。

“英国先生,很高兴见到你。我是美国的管家,也来自于英国。美国先生他经常都会提起您。”

“希望他没有对他过去的监护人说太多的坏话,也没有在您这儿倒太多的苦水先生。”英国握住老人干瘦的手上下摇了几下。

最后是美国的尖叫声打破了二人和谐的谈话,“天呐!盖文我的饮料呢!?”

英国在这种时候嘴巴总是会比脑子快不少,“美国,我早就在劝你节制你的饮食,否则你的小肚腩迟早会变大。”

本来也想说话的老头子被英国的一番话镇住了,词到嘴边成了“英国先生说得一点也没错。”

“真糟糕,两个老头子来唠叨我。”美国倒了杯白开水喝。

“少爷您平常可不是这么说的,”盖文清了清嗓子,“老了就是记性不好,让我想想您平常都怎么说英国先生的。”

美国慌乱地放下水杯,走到盖文身旁,揽着他的肩膀,“盖文,是时候吃饭了,英国他明天还得回去呢。”

“是吗,”老人几乎是被推着走的,“那我认为您更应该把握机会了。”

美国选择猛地咳几声嗽掩过盖文那没什么分贝的话。

“英国想看点什么电影吗?”

“不,我现在想离开,我怀疑你要谋杀我。”

“别这么想英国先生,少爷他才舍不得…”

“嗯?你要干什么??”

美国捂住了英国的耳朵,“打雷了,我觉得你会怕。”

“我要是明天去给一个新闻社写篇稿子说他们的美国先生居然如此幼稚,那一定能上头条。”

盖文从厨房出来还想说什么却被美国的一个凶狠但明显是在说[求您了]的眼神阻止了。

〉〉〉〉〉
美国戴上能掩饰黑眼圈的德克萨斯州,他一晚上没睡好,倒不是因为英国的睡相不好,恰恰相反,英国睡觉时就像是不会动的玩偶,除了呼吸基本上不会动。

以至于让美国一晚上都精神紧绷。

“我送你去机场吧。”美国系好鞋带,起身为英国开门。

不要告诉他为什么英国也黑眼圈,他一点都不想知道。

“我才不会拒绝,”英国打了个哈欠,“我可不会付报酬。”

“没指望。”像是被传染了一样,美国也张开嘴打了个哈欠。

“你私人时间够长了。”不走心的一句吐槽。

“只要你在,都是私人时间。”

把英国送到机场已经十点钟了,美国正准备走的时候英国叫住了他,“美国。”

“嗯?”

“钥匙。”英国拿出被捂得热乎的钥匙晃了晃。

“什么?”

英国拿起美国的手,把钥匙放在他手心里,“你家的,我就知道你会忘,好久之前给我的了。”

“你留着吧,”美国把钥匙放进英国西装左胸口的口袋里,“但是相应的,你也应该给我一把你家的钥匙。”

“这样我才可以趁你不在的时候正大光明地溜进去,为亲爱的英国准备一份惊喜,顺理成章地出去吃个饭。”

“在事先准备好的浪漫氛围下向你告白。”

“现在把钥匙给我吧,不然我的计划又要重新设计了。”

英国觉得他当时没有固执地冲进雨里真是够明智的了。

【END】

开会的地方提供伞的,阿米事先给其他国家说了,被拿完了。
霍华德先生生病假的,阿米劝说帮他演戏花了好长时间。
阿米知道英国喜欢他的,不让老管家说下去就是想逗他。
客房是老管家不愿意收拾让米英凑活一晚。
阿米精神紧绷是怕自己控制不住亲上去。

评论(6)
热度(49)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