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只要有正常的甜甜的米英就会很开心。

感冒好了就写文👌👌

【米英】Again

cp/米英

@小黑──立志成触 的魔王米和淫魔英的小甜饼,我觉得一直互相陪伴什么的也算是糖吧qwq

#有一两句的隐晦R18,文中使用的是奥利弗和艾伦的名字。


 

红色,黑色,混沌,哀嚎声游荡在耳畔,阵阵腥风令人作呕。

 

 

战败后的地狱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吗?奥利弗又怎么会在意这些,他头一次这么怨恨自己的淫魔身份,连最起码供自己活着呼吸的魔力都要从魔王那里获取,更别说去和那些洁白的天使打架了,那太不自量力了,更何况,魔王也不会让他去。

 

“不管怎样,一定有我也能够做到的事情。”奥利弗走在像是被烧红的铁块一样的大地上,随便什么都好,只要能让艾伦的魔力恢复一些,能让那个曾经脸上冷若冰霜,眼睛里却满是欢乐和温柔的魔王再一次精神起来,再一次用他那干瘪的笑声表达自己的喜悦,只可惜在一片废墟中找到魔力实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最终奥利弗还是只有抓了抓自己火红的头发无功而返,谁知道那些天上的家伙什么时候下来,等到那个时候,奥利弗还是希望陪伴在艾伦身边的是自己,也算是作为恶魔最后的一点小心愿。

 

“阿尔?我回来了噢。”

 

“奥利!你又出去了!你不应该那么做!我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找到我们!在那之前我们应该藏好!”魔王,或许你现在可以不那么叫他了,谁愿意发自内心地称一个几乎全身都是灰,看上去虚弱无比,只有一点魔力,徒有一身霸王气质的人为王,大概只有奥利弗了。

 

“或者,或者我出去,你留在这儿,起码这里暂时是安全的。”艾伦的语气还没有那么激动,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奥利弗走到艾伦面前,揉了揉他的头发,又将他拥入怀里,“笨蛋,既然我从天上跟着你到了这儿,就证明我并不是那么在意生死,没有你在身边,活着与死去也没有任何区别。”奥利弗轻轻推开昔日的魔王,捧起他的脸,揪了揪他的脸颊,又继续说道,“就算是成了魔王也还是那个小孩子,任性又自以为是。最后能与你消失就当是我在你身边辅佐多年的一点工资吧。虽说我从你那里得到了不少魔力,但过程中你也很享受不是吗?”

 

一瞬间艾伦的脸变得绯红,可能是被奥利弗揪红了,当然几率更大的是被说中了,他握住奥利弗的双手,对他说道:“你这个人简直看不明白现在的形势有多严峻啊,明明是这么危险的关头却说这种话。”

 

“又没什么所谓,反正无论是人是恶魔还是天使,总是会消失的吧。”奥利弗看着艾伦的眼睛,里面都有一团火想要跑出来了,但恐怕不是想要烧自己,身份和头发颜色的变化并没有将艾伦的内心改变多少,还是那个鲁莽冲动的小伙子,即便披了一层冷静的皮,不时也会被火烧掉。

 

“你说得倒是轻松,一下子就要消失,还要带上你,说真的,我完全不能接受,明明说好要保护好你的。”

 

“……计划赶不上变化,你要是真的懂得了这一点才是真正的大人啊。”耳熟的一句话,仿佛从他们相见的那一刻起艾伦就听到了,奥利弗总是站在比他年长的角度上来对他进行说教,不过说到底艾伦听着并不觉得糟糕,那可以当作恋人之间的情趣,毕竟奥利弗对其他熟悉的人的“说教”就是拳打脚踢和咒骂了,“不过我作为淫魔在战场上还真是什么忙都帮不上,这还真是令人惭愧,事实上我精通格斗而且有聪明的大脑却因为魔力少不能发挥作用,这太不公平了,而且我不能接受。”

 

“你说错了奥利,你帮了我很大的忙,否则现在就不会有谁在这里和你聊天了,你帮了我最大的忙,是你的存在让我活着回来见你的。”

 

“就算被你这么说了我也不会高兴的。”

 

“奥利,”艾伦突然扭过头扯着嗓子喊了他的名字,震得奥利弗的耳朵发疼,旋即又降下音量来说道,“谎言说多了容易成真的。”

 

“这种事情才不用你来告诉我。”

 

艾伦得到的还有一脸的嘲讽,如果是以前,他看见这样的表情听见这样的声音总是会忍不住想要做些什么,比如褪下他的衣物,用指甲在他那瘦得只感受得到骨头和皮的背上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用尖利的牙齿轻轻留下感受得到痛和舒服的印记,从他潮红的面颊和从喉咙里冒出来的压抑已久的呻吟声得到满足,这对无论是艾伦还是奥利弗来说都是一场愉悦的盛宴。现在,大概是消失前的平静,艾伦只想好好再多看心爱的奥利弗几眼,谁也猜测不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天上的家伙们从来没有时间观念。

 

两个人都像约好了似的没有再说一句话,从天使到恶魔,不过就像眨眼一瞬间的事情。两人穿着洁白的衣物嬉戏打闹接吻的事情似乎才发生不久,你问现在奥利弗后不后悔?答案是肯定的,他一定会把那天决定去堕天的艾伦给打一顿,反正不论用什么方法把他给留下了,一是堕天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一会像是在火里一会儿像是在冰里,还有角和翅膀长出来时钻心刺骨的痛,一方面,今天,他们的的确确是会被惩罚制裁,然后消失的。但是就像是有人说过的那样,圣洁的衣物一旦被一点黑色沾染,那一点点的刺眼的颜色就会无法阻挡地蔓延开来。后悔是无用的,但是说实话奥利弗实在是不敢保证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会不会跟着艾伦跑下来。

 

爱情是盲目的产物,被爱情包围着的人亦是盲目的。

 

奥利弗和艾伦闭上了眼睛,突然出现的白光太过耀眼,谁知道他们有多久没感受这样温暖的光了,可不感到怀念。

 

至少在终焉到来之际,他们还在一起。

 

 

 

“亚瑟先生和阿尔弗雷德先生,这真的是我们最后一次帮你们了,在下真的不敢保证有谁下一次对我们的这种行为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END】

无视为什么东方人会是天使的BUG好嘛,大概就是阿尔和亚瑟一次又一次堕天,然后有人一次又一次消除他们的记忆换名字,把他们弄回天使,总之,无视BUG,这篇文还是能勉强看过去的。

评论(2)
热度(27)

© 露仔☆ | Powered by LOFTER